首 页 工作动态 通知公告 文件下载 先进典型 警示教育 学习交流

警示教育
您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警示教育

从破纪到破法的四次“病变”——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原主任委员

发布时间:2016-6-12 您是第 401 位浏览者

从破纪到破法的四次“病变”

——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原主任委员

蓝军腐败警示录

《扁鹊见蔡桓公》中,蔡桓公有病而不自知,结果从“疾在腠理”、“病在肌肤”,一直到“病在肠胃”、“病在骨髓”,终不可治。

  讳疾忌医,必然病入膏肓。这里面“慎易以避难,敬细以远大”的道理,可谓振聋发聩。

  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原主任委员(松原市委原书记)蓝军小病不治,从开始的不讲规矩,发展到后来的“随波逐流”,从逐渐地沉沦其中,到最后的执迷不悟。这四次“病变”,让他破纪破法,断送一生功业,埋葬一家幸福。

  1 “疾在腠理”——自负独断,不讲规矩

  蓝军的忏悔:……在成绩面前自我欣赏,自我陶醉,骄傲自负更加膨胀,人也变得更加主观、更自以为是。愿意听表扬话、奉承话,听不进批评话、反对话,民主作风更加缺乏,接受监督约束的意识更加薄弱。

  一个人什么时候容易犯错误?就是以为自己万物皆备、一切顺利的时候,得心应手了就容易随心所欲,随心所欲而又不能做到不逾矩,就要出问题了。

  蓝军就是如此。作为吉林省曾经最年轻的县(区)委书记之一、最年轻的厅级领导干部之一,他在主政松原,人生最辉煌的时候,打开了自己的堕落之门。

  2003年,蓝军从吉林省新闻出版局局长调任松原市长。对松原的发展,他倾注了大量心血。他一位曾经的同事告诉记者,只要不出差,蓝军每天早晨5点多,必带人去一线晨检,发现问题现场解决,无论刮风下雨,8年不曾中断。

  在蓝军任期内,松原发生重大变化,GDP从吉林省倒数第3名跃升至前三甲,还被评为“中国最佳休闲旅游城市”、“国家园林城市”。

  然而,伴随松原变化的还有蓝军自己。他从初到松原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变得骄傲自负,独断专行。尤其是2006年担任松原市委书记之后,他虚荣心膨胀,更是自我陶醉到了极点。2009年9月,他在上海浦东干部学院学习期间,代表学员到复旦大学演讲,自诩道:“松原人民已经把蓝军当成了符号”“最遗憾的是我到松原去晚了”。

  他好大喜功,喜欢鲜花和掌声,喜欢警车开道、前呼后拥,只愿意听表扬话、奉承话,根本听不进不同的声音,唯我独尊、为所欲为已成为常态。

  他当过演员,喜欢唱歌,对别人“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的忠告不屑一顾,不仅频繁出入松原各家高档歌厅,到外地出差期间,也是走到哪里“歌声飘到哪里”。他的“雅好”,成了别有用心者的绝好机会,一次他进京开会,竟然有人“陪唱”到了北京!

  “觉得自己付出最多,贡献最大,似乎松原8年发生的变化,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功劳。”蓝军“落马”后反思,“直至接受组织调查时,仍是虚骄心态,沉湎在所谓的成绩中不能自拔,认为自己是功大于过。最终结果只能是跌跤、失败。”

  2 “病在肌肤”——“顺水推舟”,纪律防线崩溃

  蓝军的忏悔:……送礼是人情往来,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是国情,谁都改变不了。现今的社会风气就是这样,你拒绝会让人觉得你“不近人情”,不懂人情世故,是假清高,假正经。既然世风如此,不好拒绝,莫不如顺水推舟收下,免得大家难受,彼此尴尬。

  调任松原后,蓝军一度很不适应。

  以往“冷清”的门厅,逐渐“热闹”起来,尤其是节日前后,来客络绎不绝,顺带着各种红包、礼金。

  起初,蓝军对此是抗拒的。到松原工作前,他下定决心,要成就一番事业,当个清官。但面对诱惑,他稍一放松,便一发不可收拾。

  到松原不久后,蓝军父亲去世,松原有人知道后,专程赶到吉林市去看他,并送上“慰问金”。蓝军虽觉不妥,但转念一想,这是同事的一份心意,况且数额不大,碍于情面就收下了。

  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在廉洁问题上来不得半点妥协。有了第一次的“收下”后,蓝军的纪律防线迅速“溃堤”。

  2004年春节,面对越来越多的“拜年”人,蓝军觉得“情况复杂”,认为坚决不收已经不可能,特别是好像人人都是如此,自己何必再“假清高”,平白无故得罪人。仔细思量后,他也就“悄悄地”收了。

  一步错,步步错。执纪人员告诉记者,面对所谓的“人情往来”,蓝军从客气推辞到大大方方地将红包扔进办公桌抽屉,没用太长时间“过渡”。次数多了之后,他的观念也随之转变,觉得“送礼是个普遍的社会现象,谁都不能改变,谁也不能完全拒绝”,“这些钱姑且也算对自己这么多年辛苦工作的一种酬劳吧”,在自我安慰和自我欺骗中逐渐麻木。

  有一次,儿子来看他,他从办公桌抽屉里掏出别人送的红包给儿子,临了还说上一句:“看看,你老爸这官不白当吧!”

  古人说,白袍点墨,终不可湔。意思是一领白袍着了墨,永远也洗不掉,以此警醒人们洁身自好,慎初慎微。蓝军无视纪律,“白袍”已被“墨迹”染黑,可他仍无动于衷,任由小过变大错,终至万劫不复。

  3 “病在肠胃”——卖官鬻爵,利欲熏心,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廉洁纪律

  蓝军的忏悔:……这时的送礼,也彻底变了味,既不是拜年、也突破了人情往来的界线,完全变成了为实现某种目的的感情投资。再到后来,当有的人送二十万甚至更多的时候就成了纯粹的利益交换了。

  一陷贪墨,终身不可洗濯。

  在对“当家人”的脾气、禀性多次“试探”后,蓝军的部属和“朋友们”逐渐摸清了他的“底细”——从送礼时遮遮掩掩、迟迟疑疑不知如何开口,“进化”到明明白白地递上钱,当面提出请托事项。有的人怕找蓝军“帮忙”的人太多,干脆把姓名、银行卡密码、要办的事项等标注在信封上,扔下转身即走。

  “自己犯错误最直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放松。”蓝军在忏悔书里说,他从最初的决心不收、到碍于情面收、到悄悄收、到心安理得收,直到见怪不怪、习以为常,整个过程都在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中完成。到后来,他价值观颠覆,根本不把纪律和规矩放在眼里,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廉洁纪律。

  2009年8月,蓝军带队到西藏看望援藏干部,援藏干部马某为了援藏结束后回松原能够谋个好职位,在拉萨送给他一张存有50万元的银行卡。蓝军本不想收,但转念一想,反正他是援藏干部,顺水推舟吧,只要自己同意,满足马某的愿望也不会有什么争议,于是把银行卡扔进了抽屉里。之后,马某又找机会送给蓝军一张豹皮和一张银行卡。

  松原市国土局原局长陈建设和市交通局原局长姚敬实为了和蓝军拉近关系,日后能得到提拔重用,逢年过节都去“拜访”蓝军,送上红包,两人先后得到提拔,但2010年前后,都因受贿罪锒铛入狱。

  松原市建设局原局长张某违规中午喝酒,在向上级检查组的汇报会议上,张某的汇报内容严重跑题,还借着酒劲儿与上级检查组发生口角。上级检查组要求必须追究其责任。而在蓝军的庇护下,张某仅受到了免职处理。为了感谢蓝军的出手相救,张某送上了10万元,蓝军没怎么客气就收下了。

  蓝军的弟弟蓝某打着他的旗号,在松原承揽工程,同时还当起了“掮客”,替人找活办事,造成恶劣影响。当听到社会上的风言风语时,蓝军非但没有做出深刻检查,还自我开脱说:“毕竟亲情难以割舍,弟弟终究是自己的一奶同胞,他有事我不能不管。重点工程不让他参与就可以了。”

  4 “病在骨髓”——执迷不悟,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

  蓝军的忏悔: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场人生噩梦,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也经常不断地在问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了?今天的蓝军和昨天的蓝军是一个人吗?

  松原,是蓝军人生的巅峰,也是他人生的“滑铁卢”。松原8年,他从经济社会建设的优秀领航者、“松原人民的儿子”蜕变成了让人戳脊梁骨的“土皇帝”、“松原人民的不孝子”,强烈的反差,让人唏嘘不已,也让蓝军自己难以接受。

  接受组织调查后,蓝军一度非常抵触,觉得很委屈,认为松原8年,抛家舍业,起早贪黑,最终却落得这个下场,不公平。“还觉得这是自己在松原工作时间长了,干事多,得罪人就多,是有人‘找碴儿’,故意整我;甚至认为这是一个黑色幽默,从松原回来后,组织上曾一度认为因为自己的付出,应该给予‘补偿’,没想到这下给‘补偿’进来了。”

  “落马”之后尚且执迷不悟,遑论“落马”之前。那时,蓝军“居功自傲”,从心底深处觉得自己没啥问题,就是有问题也没那么严重。正是这样的错误认识,让他在十八大之后仍不收敛、不收手。

  松原房地产开发商李某和蓝军熟识,一直以来蓝军对他“关照”有加。一次,在长春的酒席上,李某恭维蓝军:您在松原8年,付出那么多,贡献那么大,有空常回松原看看吧。蓝军却巧妙地转移了话题:你让我怎么回去啊,我在松原连个住处都没有!李某心领神会,马上提出要送蓝军一套住房。2013年,李某果真送给蓝军一套位于松原的住房,价值190多万元,蓝军觉得这是“朋友间的馈赠”,欣然笑纳。

  2009年下半年,陈建设(因受贿服刑)征得蓝军同意,用公款为蓝军购买了一辆价值115万元的越野车,作为公务用车。2011年5月,蓝军调离松原市回省里工作后,将此车带回长春归自己及儿子使用,截至案发,此车发生的维修费、保养费、燃油费等均由公家支付。

  蓝军落马后,组织上耐心地做他的思想工作,摆事实、说政策、讲纪律,让他对照四十多年前写的入党志愿书,重学党章。他手捧年轻时一笔一画写下的入党志愿书,几番泪眼蒙,夜不能寐,终于幡然悔悟,他在忏悔书里痛苦地写道——

  “组织对自己寄予很大希望。自己曾是父母的骄傲,家庭的希望,晚辈们的励志楷模。如今这一切都化为乌有,成了过去……如果没出事,自己本可以很快地离开工作岗位,和家人享受平静的退休生活,看看书、写写字、儿孙绕膝、天伦之乐,如今这也都成了泡影,自己倒在了人生最后一里路上。”

     
 

版权所有 连云港民航  技术支持:万豪设计    访问量:1829429  苏ICP备10205552号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白塔埠机场 邮编:222345 电话:0518-85521666